当前位置:猎石者-奇石爱好者搞笑职场风云
职场风云
2022-11-05

有人说:职场是没有硝烟的战场,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,因为一旦迷失了自我,便危机四伏……

1. 风云骤起

林一非是方天广告公司的年轻员工,小伙子聪明、帅气。一年前,他凭借一个奇思妙想的洗涤液广告一炮打响,成了广告界新杀出的一匹“黑马”,不久又成为公司里最年轻的创作总监。

然而,正当林一非前途一片光明之时,他却卷进了一场突如其来的“泄密”风波之中。

前一阵子,林一非的小组为客户精心制作了一组广告,就在他们进行后期剪辑,准备播放时,一个叫“斯特朗”的外籍广告公司却抢先推出了一组同类广告。更令所有人吃惊的是,斯特朗抢先播出的广告,竟与林一非他们的如出一辙!很显然,方天广告公司发生了泄密事件。这起事件不但给方天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,还影响了公司的声誉。

所以,公司立即“封杀”了林一非的小组,责令他们进行内部调查。一时间,猜疑就像一层厚厚的阴霾,将小组重重笼罩起来。

虽然调查的矛头没有明确指向谁,但公司就像一个马蜂窝,不捅则已,只要一捅,那些员工们便三五成群,“嗡嗡嗡”地议论个没完没了。而且只要林一非在哪里出现,哪里的嗡嗡声就会戛然而止。很明显,林一非成了头号怀疑对象。

事态到了这个地步,林一非的小组就像一盘散沙,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。林一非非常痛心,为了稳定军心,这天他将小组成员召集到会议室,准备给大家打打气。没想到,会刚开到一半,会议室的门突然“嗵”的一声被人一把推开,“呼啦”一下拥进七八个人来。

带头的是个趾高气昂的中年人,他一进门便表情夸张地惊呼道:“哎哟,林总!你们现在居然还有会开?”

林一非一听这话,就皱起了眉头,回敬道:“请教顾总,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能开会?”

原来这个中年人叫顾城,是另一个创作小组的总监。众所周知,他是林一非的死对头。他曾是林一非的顶头上司,此人机灵有才气,为方天策划了很多经典广告,倍受器重。但他嫉贤妒能,当初见林一非才华横溢,风头日盛,便以各种手段刁难、压制,弄得林一非苦不堪言。要不是公司给了员工一个内部晋升的机会,说不定林一非现在还在受他的窝囊气呢!

今天,顾城是特意带人来挖苦林一非的。他见林一非理直气壮地回敬他,便阴阳怪气地笑道:“能,当然能。可我担心有些人是占着茅厕不拉屎,‘投名状’都给人家递上了,有必要再装模作样吗?倒不如把地方让给我们!”说罢,竟与他的部下一起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“你—”林一非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原来公司内部有人私下里传言,说林一非一直在脚踩两只船,他想跳槽到斯特朗,那个创意就是他送给斯特朗的“投名状”。此时,林一非就算是浑身长嘴,怕也是越描越黑了。

见林一非不为自己辩解,有个姑娘坐不住了,她“呼”地起身,愤愤地指责顾城:“没凭没据的,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呢?”

“呵呵,翅膀都长硬了?”顾城瞟了林一非一眼,冷笑道,“看来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……”这位仗义执言的姑娘名叫珍妮,是林一非的助理,也是他的女友。她当初也是顾城的下属。当林一非脱离顾城“自立门户”时,珍妮也申请调离,毅然加入了林一非的小组。

珍妮反唇相讥道:“没错,我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!公司里美女如云,有些人却无福消受!”珍妮也真会借题发挥,谁都知道顾城是个工作狂,没有女人缘,至今还是个“钻石王老五”,她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?

不料,顾城听了却毫不在意,“嘿嘿”笑道:“那倒是一点儿也不假,我顾城的原则是—宁缺毋滥!”说着,居然面带不屑地扫视着林一非小组的几个女职员。那几个女职员个个都称得上是“职场佳丽”,尤其是担任资深文案的余娜,虽然年龄稍大一点,却是个相貌与气质俱佳的美人。顾城这番刁钻刻薄的话,听得“佳丽”们脸上都挂不住了。然而,珍妮发现余娜却很淡定,嘴角边还露着微微的笑意。

顾城搅了局便率众扬长而去。林一非再也没有心情开会了,只好宣布散会。见大家都走了,珍妮才不解地问道:“一非,难道你不觉得顾城今天很奇怪吗?他有必要这样张扬挑衅吗?”

“这就是‘公司政治’,很现实也很残酷!我现在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,顾城当然会爬到我头上了,他等这个机会不是一天两天了!”林一非说着长叹一声,“从目前的局势来看,顾城已把自己当成了‘主角’,我怕是连做‘龙套’都没资格了,只能当他的‘炮灰’啦!”

“什么?”珍妮听后惊诧道,“你是说‘泄密事件’与顾城有关?”

林一非幽幽地说:“顾城是公司的元老,他怎么可能让我挡他的道儿呢?你别忘了,董事长早就放出话来,要从我们这几个创作总监中提升一个做ECD……”

这林一非口中的ECD就是“行政创作总监”,是创作部的最大行政“长官”。按说像方天这样的知名广告公司,早就应该有个ECD,可不知为什么,董事长似乎是有意把这个位子悬在那里,虽然放出了话,却一直没有付之于行动。所以,林一非分析:“泄密事件”一定是顾城为除去他这个障碍,使的一招“借刀杀人”之计。那些流言想必也是顾城放出去的。

珍妮觉得林一非说得很有道理,气愤地说:“那我们就想办法找到证据,看他还能得意到几时?”

林一非摇了摇头,叹道:“谈何容易啊!顾城是什么样的人,你我又不是不清楚。他可是个职场老手,做事小心隐秘,从不留下把柄,哪会那么容易找到证据?”

“我看不见得!”珍妮颇有信心地说,“事在人为嘛,不试怎么知道呢……”

2. 主动出击

说做就做,两人一合计,当即分头暗中调查了起来。

可是几天下来,别说找到证据,就连与顾城有关的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。林一非不得不回过头来,将广告制作的过程又仔细地梳理了一遍:那个广告从创意到策划再到制作,都是由他本人掌握的,除了制片前得到过董事长的首肯外,没有经过其它任何环节,顾城到底是通过什么途径,把方案原封不动地泄露给斯特朗呢?

其实,林一非也想过一种可能。不过,这种可能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。他本想忍着不说,可不说就永远也钻不出那个“死胡同”。于是,他才隐晦地对珍妮说:“看来,顾城的手伸得比我们想像的要长啊!”

珍妮是个很聪颖的姑娘,听后她惊诧地问道:“你是说……是顾城指使我们当中的人干的?”

林一非忧心忡忡地点点头,说:“没错,我怀疑我们当中有人被顾城收买了!”

听了这话,珍妮脑中灵光一闪,立即想到了一个人,她正要说出口,却被林一非抬手打住:“等等!”说着撕下两张纸,说,“我也想到了一个人,我们把各自的怀疑对象写在纸上,看是不是同一个人!”

珍妮点头同意,拿过纸“刷刷”几笔将一个名字写在了纸上。与此同时,林一非也在纸上写了一个名字。当两人将写好的纸片摆在一起时,两张纸上竟然是同一个名字——余娜!

问及对方怀疑余娜的原因,两人所说竟又不谋而合……

原来余娜自称是个“独身主义者”,平时冷若冰霜,拒男人于千里之外,身边不但没有男人的影子,连男人的电话都很少有。可是最近一段时间,他们注意到,余娜的电话突然多了起来,而且她接电话时总是遮遮掩掩的,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这时,珍妮突然想起那天在会议室,面对顾城的恶语中伤,余娜的表情为什么那么耐人寻味?看来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啊!她将心中的疑惑对林一非一说,林一非也觉得很有可能。他让珍妮沉住气,先不动声色地接近余娜,看能否得到点真凭实据,哪怕是和顾城有一点点瓜葛的……

这天晚上,小组里有一个女职员过生日,她邀请了组里的姐妹们去酒店参加自己的生日派对。在大家玩得开心时,珍妮突然发现:余娜有点魂不守舍,像是约了什么人,总是在看时间。就在此时,余娜突然接了一个电话,挂了电话,她向大家说了一声,便匆匆忙忙离开了酒店。见余娜离开,珍妮也借口去洗手间,悄悄地尾随其后……

酒店门口灯火通明,珍妮见余娜走出酒店等了片刻,一辆小车疾驰而来,“嘎”一下停在了她面前。小车的司机帮余娜打开车门,她便很快上了车。躲在暗处的珍妮差点没叫出声来—因为驾车来接余娜的人竟然是顾城!

此刻,珍妮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紧张,见顾城的车子扬长而去,她不及细想,立即拦了辆出租车紧随其后。她吩咐司机跟紧顾城之后,才想起给林一非打电话。

电话那头的林一非听上去很震惊,他嘱咐珍妮说:“你小心点,千万别打草惊蛇!记住,随时与我保持联系!”

余娜和顾城这两人在公司里也就是点头之交,如今孤男寡女深夜外出,究竟是有什么内情?珍妮跟着顾城的车,一路开到了一家医院门口!

顾城和余娜一起下了车,两人边说话,边急匆匆地进了住院大楼。

珍妮怕被发现,没敢跟进去,她在外面逗留了好一会儿,也没见他们出来,只好离开医院。不过,一个疑问却在她脑中挥之不去:他们为什么要去医院呢……

第二天,珍妮一早便来到公司。进了办公室,见里面空无一人。一看手表,她才发现,自己因急于想见林一非,来得太早了。她正想给林一非打电话,余娜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不知为什么,珍妮见左右无人,竟鬼使神差过去拿起电话筒。

电话是一个老太太打来的。珍妮接起电话,只“喂”了一声,电话那头便叫了起来:“是娜娜吗?娜娜,你赶紧回医院吧,你们刚走,孩子又烧上了……”从电话里,珍妮清晰地听到了小孩“哇哇哇”的哭声。

一听这话,萦绕在珍妮的脑中的疑问终于解开了,她鄙夷地暗笑道:我说为什么去医院?还什么“独身主义”、“王老五”?竟然连孩子都有了!她按捺住心中的激愤,装作若无其事地问:“阿姨,您好!请问您找谁?”

没想到老太太一听口音不对,竟慌忙改口,说:“那啥……姑娘,对不起,我、我打错电话了!”说完“啪”地挂了电话。虽然听到的只是只言片语,可对珍妮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联系昨晚看到的,毋庸置疑,余娜把大家当猴耍了,平时矜持得像个圣女,背地里却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…… 林一非得知此事后,也很惊诧。没等他理清头绪,只见余娜一阵风似的闯进他的办公室,焦急万分地说:“林总,我想请个假!”

不用猜,余娜准是接到了老太太打来的电话。林一非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……”余娜支支吾吾了半天后才说,“林总,有一点私事,我能不能不说?”

林一非冷笑道:“是去医院看孩子吧?”

林一非这话一出口,珍妮心中暗叫:坏了,林一非呀林一非,你也太心急了!

再看余娜,虽然她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之色,但马上镇定了下来,说:“林总,我……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!”

林一非目光如炬,说:“余娜,我们明人不说暗话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到底和顾城是什么关系?我们的创意是不是你泄露给顾城的?”

这句话的分量可不轻,余娜刻意躲过林一非剑一般的目光,低下了头。

林一非还以为余娜快要沉不住气了,正准备趁热打铁,进一步发动攻势,不料,余娜突然昂起头,理直气壮地说:“没错,我是骗了大家,顾城是我的老公,我们隐婚纯粹是为了避嫌!为了顾及对方的感受,我们双方约定都不与异性接触,所以,都找了一个搪塞别人的借口,这样说你满意了吗?”接着她质问林一非道,“林总,你太抬举我们了!我知道你与我老公不和,但隐婚不犯法,如果单凭这一点,就说我们是斯特朗的内线,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?”

“你—”面对余娜咄咄逼人的目光,林一非顿时语塞。

余娜则冷笑一声,继续说:“林总,有些话希望您想清楚了再说。本来我只想请个假,但现在我改主意了,我无法再在你手下做事,我要辞职!”说罢,甩头迈步走出了办公室。

余娜走后好半天,林一非才回过神来,喃喃地说:“这个女人实在太厉害了……”

3. 敲山震虎

第二天,余娜果然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!问及辞职的原因,她言之凿凿地把原因都归咎于林一非,说他是非颠倒、黑白不分……为此,公司人力资源部还专门来找林一非核实情况,叫他好不尴尬。

现在看来,只能怪林一非太心急了,他要是能沉住气,顺藤摸瓜,说不定还真能证实自己的判断,哪会被余娜反咬一口?不过,余娜这一辞职,多多少少说明她有点做贼心虚。

小组成员本来都在明哲保身,与林一非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当顾城和余娜的隐婚在公司曝光之后,他们就恢复常态,又向林一非靠拢,还鼓动他说:“林总,还等什么?向公司揭发这对贼公贼婆,还您一个公道……”

揭发什么呢?林一非心里很清楚,单凭余娜是顾城的老婆,根本说明不了什么。所以,他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珍妮想了想说:“我觉得你应该去见一见董事长。别的不说,就让董事长问问顾城,他处心积虑地把自己的老婆安插在你身边,到底有何居心……”

有道是:冤家路窄。当林一非敲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时,却发现顾城也在里面!林一非觉得:既然是撞到了一起,干脆当着董事长的面,把该说的话都说清楚。

方天广告公司的董事长叫郑方天,五十来岁,是个老到的生意人,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大半生,处事看人,果断精明。打林一非一进门,郑方天就把他的来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。

顾城见林一非进来,立刻起身,说:“董事长,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?”

郑方天示意顾城坐下,笑道:“职场中相互竞争是理所当然的,没有竞争何来进步嘛!你俩难得一起来找我,何不坐下来,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呢?”

从这句话,林一非听得出来,顾城肯定是来恶人先告状的!于是,他没有表态,闷声不响地坐到了顾城的对面。

郑方天点了一根雪茄,抽了一口,抬眼瞅了瞅两人,见两人都不开口,于是转向林一非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小林也是为余娜的事而来。这事顾城刚才已向我解释过了,他的做法是不怎么光明磊落,但小林你也不能说他们就是内奸啊!”说着,他口气一转,像个和事佬,笑道,“顾城啊,我看这事就算了。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怪我,我不该一直把着ECD的位子,说放手又不放,让你们争得不可开交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?”

“这—”林一非望了一眼顾城,两人几乎同时摇了摇头。

郑方天慢悠悠地弹了弹烟灰,说:“这样吧,我这两天正在看一部小说,我先给你们讲讲,听了之后你们一定能回答这个问题!”说着,他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,便娓娓道来:

有一个贩毒团伙,由于他们的犯罪活动屡遭警方的打击,于是他们就将两个年轻骨干送到警校,想把他们培养成内线。他们的计谋成功了,那两人毕业后都被分到了刑警大队,开始了他们的内线生涯,导致刑警大队的行动次次失利……后来,在审讯一个毒贩时,刑警大队才意识到,是自己内部出了问题,于是展开了一场内部清查……

讲到这里,郑方天突然停了下来,说:“小说我只看到这里,结局是什么还不得而知。但显而易见,自古至今除奸行动都是困难重重的。譬如我们,明明知道方案被人泄露了,却找不出泄密者是谁!”说着,他突然话锋一转,问道,“怎么样,现在有答案了吗?”

听了这个故事,林一非恍然大悟,惊得瞪大了双眼,试探着问道:“董事长,您是说斯特朗也如法炮制,早就……”

“一语中的!”郑方天一拍桌子立起身,用赞赏的目光看了林一非一眼,说,“斯特朗早有独霸中国市场的野心,在还没有成立中国分公司时,就秘密地培训了一批行业精英,将他们提前安插进了国内的一些知名公司里,方天也不例外。这一信息我是近期才得到的,由于一直没查出这个人是谁,所以,我才不敢贸然放手ECD的位子……”

锣鼓听声,听话听音。听了这话,林一非心里嘀咕:郑方天为什么要讲这样的故事呢?难道他怀疑我和顾城就是斯特朗的内奸?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顾城,只见顾城此时竟然面如白纸,额头上冷汗淋漓。

郑方天也发现顾城的变化,关切地问道:“顾城,你不舒服啊?”

顾城一边忙着擦汗,一边说着:“没、没有,就是觉得有点热!”

郑方天看了一眼中央空调,见空调“呼呼”地直冒冷气,嘴角便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。

林一非看到郑方天这一细微表情,心中暗自叹道:姜果然还是老的辣!郑方天这哪是在讲故事,明明就是在敲山震虎啊!

回去之后,林一非便埋怨珍妮,说事情查都没查清,她不该劝自己去见郑方天。现在倒好,不但没为自己洗清冤屈,从郑方天的言语表情里看得出来,自己和顾城都成了怀疑对象。

然而,珍妮却不以为然,她说:“我看,那个故事一定是董事长特意讲给顾城听的。董事长那么英明,怎么可能误判你是内奸呢?”

也是啊!林一非仔细一想,觉得珍妮所说不无道理!他盯着珍妮,说道:“有时候,我怎么觉得你就像董事长肚子里的蛔虫……”

4.风云突变

郑方天的那招“敲山震虎”果然奏效。没过多久,顾城也向公司提出辞职。按说,像顾城这样级别的管理人员提出辞职,公司一般会问明原由,能挽留则挽留。

而顾城的辞职报告一递交上去,郑方天不但没做任何挽留,竟连离职原因也没有追问,就让他离开了公司。

所有的人对此大惑不解,只有林一非心里最清楚,郑方天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。他明明知道顾城就是内奸,但苦于没有证据,才使了一招“敲山震虎”之计。不然,他怎么可能让顾城就这么潇洒地离开呢?

这天,郑方天又突然把林一非叫到了办公室。他与林一非面对面坐下,自己点了一支雪茄,然后递给林一非一支,说:“来一支吗?”

郑方天的高深莫测林一非早有领教,他吃不准郑方天叫他来的意图,所以显得非常拘谨,惶恐地摆摆手,说:“谢谢董事长,我不会!”

郑方天也不强求,将雪茄放回盒内,很随意地说了一句:“做一个成功人士,必须得学会品味两样东西,一是雪茄,二是红酒。”说罢,他突然话锋一转,问道,“小林,你对顾城辞职一事有什么看法?”

林一非搞不清郑方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所以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董事长,您是想问……”

郑方天疑惑不解地说:“是这样,因为我觉得:他辞职好像与我们上次的谈话有关。上次我说什么了吗?”

林一非心里暗道:董事长,你可真是个装糊涂的高手啊!他知道郑方天想听什么,索性大起胆子,说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,顾城就是斯特朗的内线,上次他听了您讲的那个故事,知道事已败露,便离开了公司!”

“与我所想一致!”郑方天说着起身,走到酒柜前,拿来一瓶红酒,打开倒了两杯,漫不经心地说,“其实我早就在怀疑顾城,他这样做也算是明智之举啊!要不看在他追随我多年的份上,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!”说罢,他才言归正转,说出了叫林一非来的目的。

原来,郑方天见泄密事件的真相浮出水面,便打消了顾虑,他决定力排众议,让林一非来做公司的ECD!

林一非一听,顿时激动得手足无措,他“呼”地起身,说:“董事长,您别跟我开玩笑,我何德何能担此重任?”

郑方天拍了拍林一非的肩膀,把他按坐在沙发上,笑容满面地说:“年轻人,不必激动,我观察你并不是一天两天了,那个洗涤液广告就足以证明—你的才华不在顾城之下。我这个决定绝不是心血来潮,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下的!”说着,他举起酒杯,“来吧,小伙子,希望我没有看错人,你再推辞就显得不厚道了!”

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林一非只好举起了杯子,说:“谢谢董事长的厚爱,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!”

“好!”郑方天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一锤定音道,“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们公司的ECD!”说罢,他放下酒杯,从袋中掏出一张卡,郑重其事地交到了林一非的手中。

那张卡便是“行政创作总监”的身份识别卡,可以说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,很多人就算是奋斗一辈子,也未必能得到它。还有,公司“核心资料库”正是由这张卡开启的。郑方天把它交给林一非,说明林一非已完全得到了他的信赖。

当天,林一非便搬进了公司为他专设的办公室。坐在那豪华气派的办公室中,林一非还像是在做梦,想想这段时间的处境,他心中不由慨叹:职场上的事可真是瞬息万变啊……

这天下午,林一非接了一个电话,然后到资料库中的电脑里查了一些资料,当他正准备外出时,郑方天却突然登门。他见林一非要外出,问道:“怎么,有事出去?”

林一非本来是有事要出去的,可郑方天一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。林一非就是有天大的事,也得掂量掂量孰轻孰重啊!于是,林一非只好装作无事的样子,恭请郑方天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没想到郑方天说没什么大事,他来这里就是想和林一非分享一下之前他看的那部小说。他说:“原来那个故事精彩的在后头,尤其是结局,叫人扼腕叹息,要是不和你分享一下,我实在是憋得慌!”

林一非见郑方天兴致勃勃,只好表示洗耳恭听。

于是,郑方天就接着上次讲的那个故事,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……

一个多小时后,郑方天才从林一非的办公室出来。正如郑方天所说,那个故事的结局的确叫人扼腕叹息。郑方天走后,林一非回味了很长时间,才起身出门。

然而,林一非全然没有察觉,当他开车离开公司的时候,一辆小车也紧跟着离开了公司,时远时近地尾随在他的后面。叫人不可思议的是,车上坐的竟然是郑方天与珍妮!郑方天轻轻拍着珍妮的胳膊,就像一个父亲在抚慰受伤的女儿。

其实,珍妮就是郑方天的女儿!她一直在国外读书,毕业后,郑方天叫她回国帮自己打理公司,可珍妮不想因为自己是董事长的女儿,而受到特殊待遇,所以,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,通过应聘进入方天公司。这一点,公司上下没人知道,就连林一非也不知道。

那么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让郑家父女对林一非的行踪如此关注呢?这事还得从“泄密事件”说起—

5.不堪回首

有珍妮在林一非身旁,郑方天自然对“泄密事件”发生后的事了如指掌。然而,当所有事情越来越明朗之时,郑方天却皱起了眉头,对珍妮说:“难道你不觉得很不合逻辑吗?首先,顾城为人机灵老练,他要是与人为敌,绝不会公然挑衅,没道理带人到会议室与林一非做口舌之争;其次,当你们一想到小组内有顾城的人时,余娜便有了反常的举动。紧接着,你恰好看到她上了顾城的车不说,又恰好接到那个电话,这合理吗?还有最容易让人忽视的一点,顾城既然是斯特朗的内线,那他蛰伏在方天这么多年没被发现,说明他在等待时机,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案子就以身犯险呢?”

珍妮听后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,问:“爸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郑方天犹豫了一下,忧心忡忡地说:“孩子,有时候我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现在还不好说。不过,我会让你看到真相的……”

郑方天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?其实他心里早已有一种预感,只是考虑到女儿的感受,才没有说出口。原来郑方天想到了另一面:林一非是何等聪明之人,那么多疑点摆在面前,他难道就没有发现?他怀疑林一非与顾城的关系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!

郑方天只有珍妮这一个宝贝女儿,自小就视若珍宝,他知道珍妮钟情林一非已不可自拔,所以,为了珍妮,他决定走一步险棋:让林一非做ECD,看他下一步有何举动。不过,郑方天除了是一个父亲之外,还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,为确保公司的利益,他思量再三,还是做了一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:叫人偷偷地在林一非的办公室装了一个窃听器……

事实证明郑方天是对的,刚才林一非接的电话内容他听得一清二楚,给林一非打电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顾城。所以,他现在带着珍妮跟踪林一非,就是想让女儿亲眼看看林一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林一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此时,郑方天也不敢想,他只希望林一非能听懂刚才他讲的那个故事……

再说林一非,他将车一直开到一个偏僻的咖啡厅前才停了下来。他走进咖啡厅,一个戴着墨镜,穿着高领风衣的人早已在那里等他。见林一非姗姗来迟,那人显然有点不高兴,不等林一非坐下,便冷冷地问道:“东西带来了吗?”

林一非缓缓坐下,咬了咬嘴唇,说:“顾哥,我们之间的事能不能以其它的方法解决?”

那人果然是顾城!一听这话,顾城摘下眼镜,瞪着林一非,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林一非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、我不能那么做!我劝你也早点收手……”

“住口!”顾城左右看了看,压低声音威胁道,“我早就料到,你会出尔反尔。你可别忘了,只要我将你的丑事公布出来,你马上就会身败名裂……”

听到这话,林一非身子微微一颤,痛苦地闭上了眼晴,又想起了那件不堪回首的事:

原来,林一非成功的光环下还隐藏着不可告人的丑恶—当初他一举成名的那个洗涤液广告并非他本人的创意,而是抄袭了别人的作品!

当时,公司让所有创作人员参与策划那个广告,然后搞一次内部竞标。林一非正苦于想不出好点子时,无意间发现了顾城的创意。他偷偷打开一看,真是神来之笔!虽然林一非知道抄袭很不光彩,但是也许是受顾城的压制太重,竟萌生了报复的念头,一冲动便将那个创意偷偷地拷贝了一份,稍做修改后拿去竞标。

那个创意果然一举中标,林一非也因此受人瞩目。然而有一点,到林一非做了创作总监时都没想明白:顾城当时明知自己的创意被剽窃了,为什么只是弃权而不站出来争辩呢?直到“泄密事件”发生前的某一天,林一非才终于明白。

那天,顾城突然把林一非约出来,开门见山地说:“林老弟,有笔账我想是时候和你清算了,我若再不站出来为自己讨个说法,只怕是要把它淡忘了!”

一听这话,林一非顿时头皮发麻。但他转念一想:我一口咬定那就是我的创意,料定你也拿我没办法!可顾城像是早料到林一非会这么想,不等林一非抵赖,便说:“实话告诉你,我的那个创意也是抄袭了斯特朗早期在国外的一个同类产品的广告,现在不是我要找你的麻烦,而是斯特朗,他们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你抄袭。还有一点我也可以告诉你,那个创意是我故意让你发现的,目的就是为了今天的事。只要你答应了,我可以保证斯特朗永远也不会追究此事!”

听了这些话,林一非顿时懵了,额头上冷汗涔涔渗出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喃喃说道:“你实在是太可怕了,你到底要我干什么?”

顾城说:“很简单,只要你把手头上正在制作的那个广告泄露给斯特朗就行!”

林一非沉默了一下,问:“这算是一种交换吗?”

“不,”顾城摇摇头,说,“你能做出来的广告凭斯特朗的实力能做得比你更好。别的你也不必多问,你大可放心。如果方天怀疑到你的头上,你就把矛头引到我和余娜身上,到时,我们会配合你把戏演好的!”说着,他竟毫无顾忌地把自己和余娜的关系向林一非和盘托出!

林一非听后实在难以理解,问道:“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陷阱?”

顾城冷冷地哼了一声,说:“你还有选择吗?就是陷阱,你也得往下跳……”

顾城说得没错,此时的林一非的确没有选择,因为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包括珍妮对他的爱,都源自那个本不属于他的洗涤液广告。现在,就算顾城要他往火坑里跳,他也只能义无反顾地跳下去……

直到林一非做了ECD之后,他才算明白顾城的真正阴谋。可是,此时他已经是一错再错,不得不被顾城牵着鼻子走了……今天,顾城打电话要他来这家咖啡厅,就是想从林一非手中得到一样东西。他答应林一非,只要东西到手,他们之间的事便算是彻底了结。

现在,林一非知道,顾城的手上又多了一个制约自己的把柄—泄密。听顾城再一次说出要挟的话,他叹了口气,慢慢地将手伸向口袋,掏出了一个U盘。

一见到U盘,顾城顿时两眼放光。他正要伸手去接,不料林一非却将手收了回来,说道:“不急。东西我可以给你,但我也有个条件:你要让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这么做?”

也许是见东西就要到手,顾城终于毫不设防地说:“好吧,如此精密的计划如果不说出来,的确可惜!”接着便说了起来……

6. 一念之间

原来顾城是个商业间谍,他潜伏在方天广告公司,就是为斯特朗窃取方天的核心机密。其实,以他的水平,要不是斯特朗庞大的创作团队在暗中帮助,根本就做不了创作总监,他在方天的那些代表作都来自斯特朗。斯特朗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顾城站稳脚跟,早一天能触及到方天的核心资料。

可是,没想到就在顾城要成功的时候,郑方天不知从哪儿得知了内情,警觉地将ECD的位子紧紧地攥在手中。不难看出,郑方天想到了斯特朗的目的:进入方天的“核心资料库”,盗取客户资料。因为方天广告公司之所以一直稳步发展,靠的就是与客户建立的那条牢不可破的“利益链”,客户资料一旦外泄,势必打破这根链条,这对方天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!而ECD恰恰就有进入“核心资料库”的权限,郑方天在内奸不浮出水面之前,怎么可能将ECD的位子放手呢?

听到这里,林一非忍不住问道:“所以,你知道郑方天对你产生了怀疑,才借‘泄密事件’故意把自己暴露出来,让郑方天打消疑虑,好让我顺理成章地做上ECD为你所用?”

顾城一点也不否认,他感慨道:“干我们这一行也不容易啊!其实就是拿自己的前程做赌注啊!要么功成名就,要么一败涂地。所以,我必须得稳操胜券,还希望老弟你能够体谅!”

林一非看了一眼手中的U盘,说:“可是,如果我将它给了你,我的前程可就全毁了!”

“不会!”顾城慷慨激昂地说,“以你的才华,斯特朗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!”说罢,向林一非伸手索要U盘。

林一非惨然一笑,将U盘给了顾城。顾城见目的已经达到,一分钟也不想多待,正准备起身要走,不料,林一非突然说道:“还记得郑方天讲的那个故事吗?他当时只讲了一半,就在我出门之前,他给我讲了另一半。难道你不想听听吗?”

“故事?”顾城狐疑地看了林一非一眼,接着好奇地又坐下来,说道,“其实我很佩服郑方天,我倒想听听,他故弄玄虚搞的什么名堂!”

林一非微微一笑,说:“听完之后你就知道了!”说罢,缓缓讲了起来。

那个故事的后半部分是这样的:面对刑警大队的调查,那两个内奸也很狡猾,权衡利弊之后,他们中的一个便故意露了一个破绽,让另一个把他揭发了出来……事后,揭发的那个不但没被查出,还得到了表彰,竟被提升为刑警队长。这时,他接到老大的电话,要他利用职务之便,运送一大批毒品。由于这次毒品数量庞大,老大决定亲自接货。然而,他们万万没想到,货到之时,众多警察突然从天而降,将他们团团包围……

讲到这里,林一非突然停下来问顾城:“你知道那些毒贩为什么会被警察包围吗?就是那个刑警队长,他在出发前向警方坦白了自己的身份。遗憾的是,这次行动,他没能活着回去,被毒贩老大当胸打了一枪……”

“你—”顾城听后突然像意识到了什么,警觉地回头一看,顿时惊呆了,只见郑方天就站在他的身后。与郑方天同来的除了珍妮,竟然还有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。

看到林一非与顾城在一起,珍妮伤心欲绝,气愤地冲上前,狠狠扇了林一非一记耳光,然后哭喊着:“原来真的是你,你这骗子!一直在演戏,欺骗我的感情……”

林一非面红耳赤,低着头,嗫嚅道:“珍妮,我……”

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珍妮哭叫道,“林一非,我爸爸有哪一点对不住你?你怎么能做这种吃里扒外的事?”

林一非本想解释什么,可他突然一咬牙,说道:“没错,方案就是我泄露的,而且我也早就知道你是董事长的女儿!但珍妮,请你相信,自始至终我对你的感情都是真的,我就是怕失去你,才没有勇气坦白曾经犯下的一个错误,所以一错再错。事到如今,我也不奢望你能原谅我!”说着,走到郑方天面前,深深地鞠了一躬,说,“董事长,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善恶总在一念间。只可惜我明白得太晚,给公司造成了莫大的损失。现在,就算你把我送进监狱,我也无怨无悔!”

此时,顾城全听明白了,他看了一眼手里的U盘,叹了口气,说:“明白啦,这里面什么也没有。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,我刚才说的话你已做了录音?”

“这一点都是从你那里学来的!”林一非说着,果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录音笔!

“这—”珍妮望着郑方天,诧异道,“爸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郑方天“呵呵”笑道:“女儿呀,我早就说过,有时候我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……”

原来郑方天只说是带珍妮来看真相,并没有告诉她自己特意给林一非讲了那个故事。因为他也不敢打包票,林一非是否真的能像那个刑警队长,迷途知返,在最后关头幡然悔悟。不过,现在看来他的苦心没有白费。

第二天,由于郑方天没有起诉林一非,他在警局录完口供便恢复了自由之身。他走出警局大门,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珍妮。他正想低头绕开,不料珍妮却快步追了上来,挡在他面前,虎着脸问道:“没看见我来接你吗?”

林一非苦笑一下,摇了摇头道:“珍妮,我不配你来接,我知道我该去哪里!”

珍妮狡黠一笑,说:“我不是来接以前的林一非,我是来接现在的林一非!”说着,不由分说地挽起了林一非的胳膊……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